• 021-5858 0333
  • jasmine_ding@gene-artco.com

書法

書法

古往今來,任何藝術或學科及其發明,都反映不了一個人的德品和學識,但書法卻不然。而一個人在某一門藝術和學科或發明上的成績所營造的光環,往往會遮蓋他在學識和人格上的缺失,但是,唯書道除外。書法,就像是一面立體透射鏡,學問的深淺、德品的高低、心智的健弱,都在一筆一畫的運走中展露,無以遁形。且不說書法,就只是普通寫字的好壞,對於一般人,也能看出他的文化水準如何。展觀史論,從古至今找不到哪一個不具學識的人可以在書道上有所建樹的。學識淵博不一定精具書道,但大書家必是學問書風雙胞共存。尤凡歷代書道大家,無一不是出於淵深學識之文學巨匠。如古有王羲之、懷素、何紹基、張懷瓘、岳飛,近有于右任等,個個都是學富五車的大文學家,道德文章之楷模。

學識為書之棟樑,書之基石;德為書之格調,書之神韻,故書法必具雙胞學體。H.H.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書法,脫俗無華,格高境妙。時而龍蛇走筆,轉鋒又童心天趣,平中見奇,飄逸自如,渾厚華滋。行墨連綿,氣韻暢達,字勢或雄渾矯健如龍躍天門,虎臥鳳闕;或清新和雅如浮雲飄冉,鶴翔松間;或樸拙率真,孩心無執。脫盡輕鮮煙火之氣,收斂內含,俗染浮雜已然蕩盡!正是『天質自然,韻達性海,故柔中見剛,華而清奇。』

H.H.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書法能達到如此登峰造極的境界,全然來源於他博大的學識,精深的才華,當然臨帖的功夫對於佛陀來說一揮體成,而紮實雄厚,方能自成大家。比如H.H.三世多杰羌佛在初涉書門之時,即有傳統草書的堅實功夫和博大學識的修養,我們見到書法的第一張,即是初學草書的功底,而以他自吟之七絕詩 『華宮日月麗陽天,喜乘西風六月閒,故朋來從叭聲望,始知暑氣已冬殘』 何等詩句脫盡煙火之氣,高風清奇,不染塵俗。

H.H.第三世多杰羌佛深居古寺,卻以超凡的證量,發抒情懷,闡顯寺廟雖一室之間卻為孤隱清高,超凡脫俗,但卻樂盡無窮豪華天籟,故吟曰:『華宮日月麗陽天』統率日月之天地,而會之人間福盛,一句 『喜乘西風六月閒』 點出了在夏日炎炎卻迎納清浴,乘駕佛陀西風之涼風沐體,心境無遷,閒於寂靜,放展宇宙,輕安極樂,人我兩忘,故友來臨亦聞叭聲所得,已與世超然,清淨無為,H.H.第三世多杰羌佛不記時日,應無所住,而世外人卻茫然牽掛,登車奔馬告訴H.H.第三世多杰羌佛,已經不是夏天了,冬天都快完了,古佛心有會意卻莞爾一笑。由此境界,我們可見H.H.第三世多杰羌佛之書法如何脫盡人間煙火之氣,是真正的佛陀之書啊!

H.H.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書法,匯聚五明之全面證德證境,方見墨情神至,又近年之草書以瘦金龍蛇無礙而寫,更見神韻風馳, 『翡翠玉』乃出仙風佛骨,徹底跳出三界外,豈然笑傲五行中,實乃非書之書,情懷宇宙。

如『朗嘎羅布』之書,已脫前人筆墨而超前者,脫俗無華,功力深厚,似砸釵碎玉,且見鋼打鐵鑄之風之『無我乃大成』,堅硬雄樸,鋒利破皮之勁道,然而又內蘊俊秀,娟美溫愜,確堪躍古騰今之書風格韻。『小不點』,孩兒天趣,老叟童心,毫不拘束佈局擺章,非書而書,消盡煙火之氣,內藏儒雅風魂。

拜讀HH第三世多杰羌佛筆下的『聖』字,則又是柔剛相並,內力藏秀,外放雅韻。而『佛』字時,可謂名副其實,真正達到了古人論書功力之頂峰『傲雪松枝萬古痕,筆力能抗千斤鼎』。

然而事實上,於實踐中,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書法正是『基深內養,始行萬里,感諸境入性,吸萬物靈媚於合筆內情之間』而得此超凡之化境,含藏宇宙萬物於佛手一掌之間。因而HH第三世多杰羌佛筆下字字珠璣,遒潤曼妙,無所不具,統諸家之長於一人之筆,懷萬谷峻風而獨笑毫端,豈可言喻!要龍飛鳳舞,具之;要砸釵金石,已見;要柔中見剛,然也;要老叟童心,即是;要格韻清奇,內含。一言以蔽之,真正是爐火純青,返樸歸真,佛之書矣!

艺术寰宇

留下您的信息